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桃花未央 > 第一百五十章 尚父

第一百五十章 尚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终于结束第一天的考试之后,尚蓓蓓和尚父赌气一般的留在了翠庭轩的二楼小房间内过夜了。虽然对她来说之只不过是想要给让爸爸尝一下被人遗忘的滋味,可是在尚父的心里那绝对是晴天霹雳的事情。

    女儿不见了!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有什么朋友。他往常没有事情呆在家的了时候总是听见女儿嘴边经常和狗狗说着佟清婉和宁夏这两个名字。或许这两个人知道他的女儿到底去哪里了。

    尚父眼神坚毅,拿上手电筒走出门外,消失在浓重的黑幕中。

    因为今天晚上清婉和她的朋友要睡在这边,佟富早早的就把店门给关上,就连着店中要值班的服务员都被带薪放可一天假。

    佟富刚合上门,周晓芳拎着一个绿色的水瓶从厨房里走出来。用手轻轻的指了指上面,担忧的说道:“你今天晚上就不要回去了,待会就在底下打一个地铺。三个孩子在这里,我不放心她们。”

    “我心里有数。”佟富接过周晓芳手的水瓶就要给清婉送上去,突然转过头来对着要走到周晓芳说道:“今天蓓蓓过来好像没有和她家里的人说,要不你今天晚上也在这里就不要走了。我等一会给她的家里说一声去,免得家长担心。”

    “那也行。待会你早点去早点回来,路上注意安全。”周晓芳浅叹了一声,迈着步伐就要去给佟富准备手电筒。

    扣...扣...扣...

    门外传来上三下很有节奏的敲门声,透过重重的门还能如此清晰的尝到里面来肯定是一个很有力的人。

    外面不是贴着纸说今天晚上不营业,怎么还会有人来敲门?周晓芳疑惑的的贴着门边沉默了一会。

    外面的人见屋子里的灯光仍旧亮着,像是急于要见到某一个人。敲门的声音也开始乱了节奏。

    这个时候会不会是蓓蓓的家人?周晓芳的这个念头刚从心底冒出来,脑海里就不自觉地刻画了一个有着络腮胡子的大汉站在门外。

    “外面是不是蓓蓓的家长?”周晓芳没有打开门,只是把身体靠近门边上问了一句。

    她自认为是一个还算上是负责的母亲,只要是和女儿有关的事情她从来都没有耽误过。当她知道尚蓓蓓今天是一个人过来考试的时候,她居然很生气。她知道的蓓蓓是个很活泼开朗的孩子,从来都没有提过家里的人一句不好。

    只有今天才在他们的面前露出一点点的悲伤,就像一只受伤了的刺猬被人看见裸露在外面的伤口。连忙把头低着独自一个人舔舐着伤口。

    尚父捏着写着两个地址的纸条。手中溢出的汗已经把纸条给打湿。他已经去过那个叫宁夏女孩子的家中,可是一点有关于女儿的消息都没有。

    如果......如果佟清婉的家中也没有女儿的消息的话,他......

    “外面是不是蓓蓓的家长?”

    尚父第一次觉得从门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是这么悦耳。惊喜就像一朵朵的烟花从脚底飞升枝头迸发出最美的瞬间。

    “对!我是蓓蓓的爸爸,您知道她在那里吗?”尚父激动的敲着门,一颗紧绷这的心在听到这个问话时总算是得到了解放,至少让他知道女儿的消息。

    “哐当!”一声。周晓芳从里面把铁门打开,露出一个面色憔悴的男人。

    “您就是蓓蓓的爸爸?进来吧!”周晓芳一边问着。一边侧着身子把尚父迎进来。

    尚父苦笑,“对,我就是她的父亲。我的女儿现在在您这里吗?”尚父是第一次见周晓芳,但是她眼中隐隐约约散发出来不友好的气息。他就肯定女儿一定在这里。

    果然!

    “蓓蓓今天中午说没有人过来送她,于是我就让她们三个小姑娘睡在了一起。本来是想早一点让我的先生去和你说一声,这么晚还让你过来跑一趟真不好意思。”周晓芳说这个话的时候。她发誓她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尚父年轻的时候算的上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这一点可以从上尚蓓蓓的容貌上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少年英姿勃发。后来家庭遭遇变故。少年就如同一颗掉落沙中的珍珠,很快就被蒙尘。久而久之,学会用各种各样的人和物来麻痹自己,忽略一直在家里等着他回家的女儿。

    “噔,噔,噔...”

    楼上传来一阵拖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周晓芳现在不想搭理这个没有责任心的家长,就当起了甩手掌柜,对着上面的佟富说道:“蓓蓓的爸爸来了,你下来招待一下。我去看看给几个孩子炖的老母鸡汤有没有好。”

    佟富从楼梯上下来就看见一个很有气质的男人站在楼下,五官上有很多地方很尚蓓蓓很相似。

    “你好,我是佟清婉的爸爸。今天是不好意思,蓓蓓来这边过夜都没有通知你一声。”佟富抱歉的伸出来。他刚才给三个小姑娘送完热水,想着要快一点去通知蓓蓓的父亲,没想到蓓蓓的父亲自己找上门来了。

    “没事,没事。我知道她现在很安全就行了。”尚父把刚才面对周晓芳尴尬和对女儿愧疚的心情给收起来,也伸出手和佟富相握。

    “蓓蓓现在还没有睡觉,要不要我上去叫她一下?”佟富了端了一杯水递给坐在椅子上的尚父,本着为人考虑的角度,怎么都要和他说一声。要是他的女儿这么晚不回家,肯定会满心的着急。

    尚父沉默了一会,澄净的玻璃杯子中倒映着他粗壮的手指。

    “还是不要叫她吧,免得因为我睡不好觉耽误明天的考试。”尚父钝钝的声音在佟富听起来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父亲把小女儿给惹火了。什么都不会说,只能慢慢的等着女儿气消下去。

    “父女两个哪里还有隔夜仇。这样吧,我给你支一招。”佟富自来熟的搭上尚父的肩膀,哥两好的给他出主意:“你明天一大早就过来。给她买上一点她最喜欢吃的东西肯定就会好的。”

    想想以前又有一次把自家小闺女给惹炸了毛的那一会,他可是把m市最东边那一家的馄饨买回家才让她消了气。这位兄台,连着女儿高考都不去陪着...估摸着怎么也得买上个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才会把女儿给哄回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